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73章 夜三少你這么任性真的好嗎?(1)

    但是夜司沉卻如同沒有聽到溫阮阮的話,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看都沒有看溫阮阮一眼,他一雙眸子依舊望著溫若晴。

    “姐夫,你來參加我們的家宴,是為了我姐嗎?”溫志龍覺的夜三少的態度有些不太明了,便試探著說了一句。

    溫志龍所說的姐姐指的自然是溫阮阮,但是對于夜三少而言,溫阮阮就如同空氣一樣,存在但是被他忽略的太徹底。

    此刻夜三少聽到溫志龍這話,壓根就沒有想到溫阮阮,第一反應就想到了溫若晴,畢竟溫志龍的確是應該溫若晴一聲姐的。

    夜三少此刻聽到這聲姐夫,感覺還不錯,所以,他并沒有反駁。

    夜三少此刻沒有反駁,一桌子的人那神情就都變的微妙起來。

    任何人都知道,溫志龍此刻說的姐姐是指溫阮阮,所以,便自動的認為夜三少這次來溫家真的是為了溫阮阮。

    這連姐夫都承認了,看來是真的打算要娶溫阮阮了。

    溫老爺子的眸子輕閃了一下,一雙眸子在溫若晴跟夜司沉的身上來回望了幾眼,總感覺的這事有些不對勁。

    他怎么覺的夜司沉此刻沒有反對志龍的那聲姐夫是因為晴晴?

    只是晴晴跟夜司沉?

    可能嗎?

    溫阮阮本來見夜三少沒有理她,有些尷尬,此刻見志龍喊姐夫夜三少都沒有反駁,心中那叫一個興奮,那叫一個高興,如此看來,夜三少是打算娶她了?

    這是真的嗎?

    她不是在做夢吧?

    就在此時,夜司沉望著眼前的大蝦,突然說道:“我想吃蝦!

    此刻夜司沉說這話時,是望著大蝦的,但是這話他是跟溫若晴說的。

    溫若晴是聰明人,自然聽的出來,她此刻真想給夜司沉一個白眼。

    他想吃蝦就吃呀,這不就在他的面前嗎?他一伸手就能拿到了,喊什么呀?喊能喊嘴里?

    但是,夜三少此刻就只是望著,不動手。

    “我幫你剝!睖厝钊铑D時便覺的,夜司沉這話是對她說的,溫阮阮最懂這些了,夜三少此刻這么說意思再明顯不過,就是想要讓她幫他剝。

    夜三少這樣的要求,她可是求之不得的。

    溫阮阮說著,便拿了兩只蝦先放在了自己的碗里,開始細細的剝著,很顯然是為夜司沉剝的。

    溫若晴微怔,跟夜司沉結婚三個月,她知道夜司沉是有輕微的潔癖的。

    別人碰過的東西,夜司沉是絕對不會再碰的。

    不過,她算個例外,她想著夜司沉吻她的時候連她的口水都吃了,所以再對她潔癖什么的也就太td的嬌情了。

    溫若晴想著,夜司沉既然有潔癖,溫阮阮剝的蝦他是肯定不會碰的,不過,也許會有例外,畢竟溫阮阮也算的是美女。

    溫若晴正想著,便感覺到一道目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身上,她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溫若晴只能抬起頭,望了過去,然后就直接的對上夜司沉的眸子。

    夜司沉微瞇著眸子望著她,那眼神有些發狠,那眼神赤果果的表明著一個意思——若是她敢讓溫阮阮的剝的蝦放在他的碗里,他就撕了她。

    溫若晴身為一個心理學專家,此刻可以說是準確無誤的讀懂了夜三少的意思,絲毫都不差。

    溫若晴微怔,他不想要溫阮阮剝的蝦,他可以直接對溫阮阮說,他可以直接對溫阮阮發火,又關她什么事了?

    他憑什么對她發火?

    她冤不冤?

    溫若晴想是那么想的,但是在夜三少那樣的眼神下,最后還是不得不屈服了,她快速的拿過一只蝦,去頭,去尾,然后剝殼,不過一秒的時間,就搞定了,然后溫若晴直接把蝦丟進了夜司沉的碗里。

    夜司沉的眼神瞬間就變柔了,低下頭,捻起溫若晴剛剛剝的蝦子放進了嘴里,然后滿意的勾了勾唇。

    不錯,老婆剝的蝦就是好吃,話說,他們結婚三個月,他都沒有享受過這待遇,這感覺真好!

    “恩,味道真不錯!币顾境脸酝旰,還很是認真的稱贊了一句,當然,夜三少說這話時,一雙眸子同樣是望著溫若晴的。

    溫若晴此刻卻是有些郁悶,吃吧,吃吧,怎么就吃不死你?

    溫阮阮此刻那叫一個恨,恨不得能夠吃了溫若晴,明明是她先要給夜三少剝蝦的,溫若晴那個賤人竟然搶了先,而且夜三少還吃了溫若晴剝的蝦?

    “你們認識?”溫老爺子的眸子再次在夜司沉與溫若晴的身上來回的望了一圈,然后突然問了一句。

    其實溫老爺子是刻意這么問的,畢竟夜氏先前就投資了溫氏,溫若晴跟夜司沉認識也是正常的。

    但是溫老爺子此刻這么問顯然是另有用意的。

    雖然他覺的晴晴跟夜司沉之間不太可能有關系,但是這兩個人的互動看著真的是太讓人……

    “認識!

    “不認識!

    夜三少與溫若晴異口同聲的回答。

    當然,說認識的是夜三少,說不認識的肯定是溫若晴。

    夜司沉聽到溫若晴那句不認識時,一雙眸子速的瞇起,他知道她不想讓老爺子知道他們的關系,但是現在她竟然說不認識他!

    不認識他!

    好,真好,她可真行。

    “你們到底是認識還是不認識?”溫老爺子的眸子中隱隱的多了幾分復雜,一個說認識,一個說不認識,什么情況?

    而且說認識的人竟然是夜司沉?

    若是晴晴說認識,夜司沉說不認識,這事倒還算正常,但是現在偏偏反了。

    而且很顯然,晴晴說不認識,夜司沉看著像是生氣了,所以溫老爺子越是感覺奇怪。

    其它的幾個人也都望向夜司沉與溫若晴,都想知道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這一次,夜司沉沒有回答,只是望了溫若晴一眼,他倒要看看她如何回答。

    結婚三個月,他跟她是名符其實的夫妻,他們在同一桌上吃飯,同一個床上睡覺,他每天晚上抱著她,親吻她,這個女人現在說不認識他?

    他倒要看她如何圓過去?美女小說""微信號,看更多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