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一十七章 誰殺了她

    <r  />

    看著周圍越聚越多的人,自來也下令解除江原的裝備,同時也暫時解除了江原的職務和忍者身份,暫行關押待事情匯報給三代火影在做打算,至于豆子的尸體將做為戰死者在之后交還給巖隱。<r  />

    <r  />

    在眾目睽睽之下江原被暗部忍者取下忍具包,還有代表身份和榮譽的護額、上忍馬甲,手腳被戴著了鐵鏈。自來也沒有安慰了一陣受傷的醫療忍者,而那個醫療忍者強烈要求對江原的嚴重審判,傷害村子里的忍者,這是叛忍行為。<r  />

    <r  />

    江原被暗部忍者帶到一處特別的木屋,還沒有待多久自來也便來了,在他的吩咐下江原左腳的查克拉金屬義肢被取下,而雙手握成拳套在一個特制的工具里。<r  />

    <r  />

    坐在江原對面,自來也嚴肅的說道“你到底在做什么,江原你知道剛剛行為會導致什么樣的后果嗎?”<r  />

    <r  />

    “知道!<r  />

    <r  />

    江原雙眼注視著自來也回道“會被認定為叛忍,會被關進暗部的監獄!<r  />

    <r  />

    自來也恨鐵不成鋼的罵道“知道你還做,而且還是為了一個已經死亡的巖隱,你有那個同情心怎么不關心一下村子里的孩子。我知道你對那些高層的政策不滿,也對這個充滿戰爭和罪惡的世界不滿,可是你在做什么?”<r  />

    <r  />

    江原喃喃道“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是我親手殺了她,自來也大人,我想要一個人待一會兒!<r  />

    <r  />

    “唉~~~”自來也長嘆一口氣離開。<r  />

    <r  />

    獨自待在木屋里的江原抬頭看向屋頂,眼淚一滴滴留下。自己在做什么,江原也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稀里糊涂的便弄成這樣,自己不是很會趨利避害嗎?<r  />

    <r  />

    想起豆子死亡時的掙扎還有那副驚恐的表情,江原的身體就止不住的顫抖。<r  />

    <r  />

    “我殺了她,是我殺了她!”<r  />

    <r  />

    木屋內響起江原的哭嚎聲,守在木屋外的暗部忍者沖了進來,眼前的江原蜷縮在一個角落里全身顫抖,而且還發出嗚嗚的哭泣聲。江原的眼中入目之處全部都是豆子死去的表情,不管閉上眼睛還是睜開眼睛都是她。<r  />

    <r  />

    江原的異動又讓自來也匆匆趕來,見到江原現在的樣子,自來也不經想起綱手在斷死后的時候。<r  />

    <r  />

    “把他捆!”<r  />

    <r  />

    暗部很快便取出特制的束縛衣,江原依舊全身止不住的顫抖,入眼之處全部都是豆子死去時的表情,耳中傳來那道未說完的詛咒。<r  />

    <r  />

    ‘詛咒你,詛咒你江原上!’<r  />

    <r  />

    豆子的聲音和死后的表情一直浮現在江原的眼中和耳中,親手結束一個人的生命對江原來說很平常,可是他還是忘不了豆子死時的表情,那種不舍、留念、恐懼、無奈······種種可以描寫出的都可以在那張青澀的臉龐上看見。<r  />

    <r  />

    江原成為這樣也不是偶然,從雨之國拖著殘破的身體回來時江原就像變了一個人。變得讓他自己也感覺陌生,江原一直極力避免這這種改變,壓抑到極致便只有爆發,豆子的死亡不是罪魁禍首,罪魁禍首是江原和她在死亡前的對話。<r  />

    <r  />

    戰爭依舊繼續,如今的江原已經失去繼續戰斗的資格,自來也親自帶著那位被脅迫的醫療忍者看望江原。江原蜷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用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睛看著眼前的人,那位醫療最終放棄了追責江原的行為。<r  />

    <r  />

    這樣的人他見過很多,大多都不是根據自己的內心做事,戰線崩潰時每個晚上醫療隊都要送走一批尸體,那些人就像江原一樣,內心煎熬到一定程度就會自殺。醫者仁心,受傷的醫療忍者提出如果有什么需要他愿意救治江原,便離開。<r  />

    <r  />

    江原被自來也下令帶回村子,一個失去理智的參謀官不是戰場需要的,留下來只會耽誤其他人。第二天的時候自來也就受到來三代的命令,因為當時江原的情況還不確定,自來也沒有上報清楚。<r  />

    <r  />

    三代的命令也很有戲劇性,江原繼續擔任前線參謀官,升任上忍。不過這些命令已經沒有什么用了,當江原的情況被三代徹底知道后,整整一天三代都把自己關在火影室內,新之助推開房門都被里面的煙霧嗆的咳嗽半天。<r  />

    <r  />

    雖然自來也已經下令封鎖江原的事情,但那一晚那么多人看見,前線參謀官江原上患上戰爭創傷的事情還是傳開了。江原不是神,他是一個人,很普通很普通的人。當天的戰斗木葉久違的處在劣勢。<r  />

    <r  />

    回到村子時江原的情況已經穩定了許多,可以勉強的進行對話。江原回到村子是秘密進行的,只有三代、自來也和負責的暗部知道,接收江原的是‘樹’,做為原來的戰友和同伴,江原與‘樹’見面時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不過笑的很勉強。<r  />

    <r  />

    江原被安排到原來的暗部公寓里,三代在江原到來的晚上踏足這里,兩人見面進行了短暫的寒暄,當三代說起還能不能戰斗的時候,江原的眼里、耳中又出現了豆子的模樣和聲音,最后三代無奈的離開,江原被正式解除一切職務和身份。<r  />

    <r  />

    團藏知道這件事后罵了一句無能的廢物。然后興致沖沖的跑去和三代對線,最后的結果是大野木依舊是他們的手下敗將,這次一定讓大野木那個矮矬子服軟,打的他第一個提出議或者是投降。<r  />

    <r  />

    沒有用的江原就如同修補完墻角的磚頭一樣,確認患上了戰爭創激癥后,江原就被放了。穿著單薄的長袖,江原慢慢走向心中最后的凈土,當江原站在正在打掃衛生的酒子身后,先知后覺的酒子被突如其來的江原嚇了一跳。<r  />

    <r  />

    江原臉色慘白的看向酒子微笑道“我回來了,可能這次就不走了!<r  />

    <r  />

    “不準騙我!”酒子紅著眼睛說道。<r  />

    <r  />

    “不騙你,這次是沒有辦法去了!<r  />

    <r  />

    酒子走上前把江原緊緊的抱住,眼淚在也忍受不住的流了一下。感受著懷中酒子,江原突然想起了什么,用力的推開酒子,雙眼驚恐的看著不明所以的酒子。<r  />

    <r  />

    ‘江原上,是你殺了我,你怎么不去死!’<r  />

    <r  />

    豆子稚嫩的聲音和青澀的臉龐出現在江原眼中,還沒有等江原開口解釋,豆子的模樣就變成她死時候的樣子,惡毒的語氣還有那張讓江原永遠不敢忘記的臉。<r  />

    <r  />

    酒子抓著不斷顫抖的江原,擔心的問道“你怎么了江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r  />

    <r  />

    江原捂著自己的頭喃喃道“我殺了她,我親手殺了她?墒撬朐{咒你,我不想聽見你的壞話,所以我殺了她、殺了她······”<r  />

    <r  />

    “什么殺了誰,江原你到底怎么了?”<r  />

    <r  />

    <r  />

    <r  />

    <r  />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