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第十一章 貢瑪村

    這一次前往昆侖虛尋找禹鼎下落,肖凌也不知道來回要多久,只能騙宋鳳琴去省城上學了,肖凌了解自己父母性格,知道肖海榮和宋鳳琴兩人一般沒什么事不會刻意去和學校方面聯系,只要不出什么重大意外,暫時應該是能瞞得住他們的。

    肖凌到了周克勝別墅的當天下午,一行十七人便出發了。

    短短半天時間,周克勝就安排好了一切,和李志寶幾人一起規劃好了路線,讓肖凌再一次見識到了周克勝背后的巨大能量。

    面臨這虛無飄渺又真實存在的死亡詛咒,眾人不敢乘坐飛機,依舊搭乘更讓人安心的火車出行,到了第二天晚上換乘另一列火車,一直到第四天晌午,下了火車,抵達了克勒爾市火車站。

    這一路眾人都不時在關注呂衛澤,根據羅布荒漠的死亡順序,接下來將要遭遇不測喪命的人正是他。

    現在他自己也知道了這件事,就算是訓練有素,心里強大,在這種隨時可能死亡的陰影下,呂衛澤這一路變得焦躁不安,眾人也特別注意保護呂衛澤安全,只要確保他不死,意味著其它人也會平安無事。

    但意外無處不在,眾人難免忐忑不安。

    肖凌也時刻關注四周,還好途中并未發現慘白大手。

    從離開羅布荒漠后,這些天一直都沒有再看到慘白大手,這對肖凌來說是個好兆頭。

    眾人一行下了火車,走出出站口,早有人在一邊等著,是個帶著瓜皮帽,穿著厚棉衣的年輕人,穿著有些老土,臉孔凍得紅撲撲的,見到周克勝一行人,客氣的迎了上來,確定了是周克勝后,顯得有些拘謹,主動要替眾人提行李,被周克勝拒絕了。

    眾人這趟隨身所帶的行李不多,都只是一些基本的換洗衣物。

    克勒爾市的氣溫明顯低了很多,雖是晌午出了太陽,溫度也只有零下三四度,隨處可見白色的積雪,外面的風刮在臉上,像一把把的小刀在割。

    好在眾人事先早有準備,下火車的時候都換上了厚厚的保暖衣服,肖凌哈著氣,倒不覺得如何寒冷,這與他體能充沛遠勝常人有很大關系。

    肖凌見周克勝人未到,已經事先在這隔了兩三千公里的克勒爾市都安排到了人來車站接他們,不得不暗暗佩服他的手段神通廣大。

    眾人出了車站,就近在一邊的飯店吃了飯,也沒午休,便集體上了一輛中巴車。

    想著死亡詛咒,眾人都有些心神不寧,只想早點抵達目的地,無心欣賞當地的風土人情。

    中巴車出了克勒爾市,沿著京西線一路往西北方向,肖凌透過中巴車的車窗玻璃,遠遠看到一條雪線,連綿起伏,出了克勒爾市,京西線途中人跡罕見,連植物都很稀少。

    到了傍晚時分,中巴車已經駛入雪山群中,如同進入了一個冰雪世界。

    中巴車一路沒停,一直到晚上八點多鐘,才終于駛進了一個村落。

    村落的建筑物屋頂幾乎都被大雪掩蓋,看起來白皚皚一片,如同風景秀美的雪鄉。

    肖凌從開了空調溫暖如春的中巴車下來,機靈靈打了一個寒戰,這里的溫度越發低了,已經到達了零下十幾度,哈氣成霜,他雖然體能遠勝常人,此刻也有些經受不住了,忙著用戴著手套的雙手捂著耳朵。

    好在村落里的建筑物抵擋住了那刺骨的寒風,眾人下了車,村里早有人迎了上來。

    來的人都包裹著厚厚的御寒衣物,領著眾人,進入屋內。

    這是距離群山最近的貢瑪村,前路已盡,再想往前,只能依靠眾人途步進山,根據周克勝的計劃安排,眾人會在這貢瑪村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出發。

    眾人進屋就看到了這屋里擺放著一個個的黑色背包和大量雪中登山用具,這些裝備物資,都提前運到了貢瑪村。

    貢瑪村的村民十分好客,眾人受到了熱情款待。

    為了這一趟進入昆侖虛尋找傳說中的禹王鼎,周克勝作了精心準備,事先便已經安排人抵達了貢瑪村,安排好了這一切。

    孫濤領著幾個隊員,檢查裝備物資,有各種攀登雪山的裝備,還有一些武器。

    肖凌看到背包里有不少槍枝彈藥,不過都安裝了消音器。

    “進入雪山,不能鬧出太大動靜,否則在有些積雪區域,容易引發雪崩!

    孫濤見肖凌露出好奇神色,一邊檢查槍支彈藥,一邊隨口解釋。

    肖凌點點頭,嘴里嗯了一聲,作為年輕人,看到這些槍支彈藥,難免眼饞手癢,可惜孫濤對這一塊管理得很嚴格,不給他這樣的外行隨便觸碰。

    肖凌心想周克勝事先準備好了這些武器,看來這趟昆侖虛之行,應該比自己想象中的兇險。

    這些裝備之中除了槍支彈藥和照明、通訊和急救設備外,還有專門特制的用以攀登雪山的登山服裝、登山鞋、毛襪、頭盔、手套、防護眼鏡、帽子、綁腿雪套和沖鋒衣褲、保暖衣服、帳篷、睡袋等等,應有盡有,物資裝備得十分充足。

    到了第二天出發的時候,眾人帶上了干糧食物,背上了登山背包,全都包裹得嚴嚴實實,全幅武裝。

    深入昆侖雪山,對眾人威脅最大的便是變化無常的惡劣天氣,雪山如同海洋,像個頑劣的孩童,也許前一刻還晴空萬里,下一刻便狂風暴雪,形成淹沒一切生命的雪災。

    周克勝花重金在貢瑪村請了個向導,名叫拉瑪,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一臉憨厚,身材長得五大三粗,顯得十分結實,是貢瑪村里有名的獵戶,常年深入雪山捕獵,經驗豐富。

    和眾人全幅武裝包裹得嚴嚴實實不同,拉瑪只穿了一套看起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棉衣褲,裹著一張不知是什么野獸身上剝下來的獸皮,穿雙麻鞋,褲腿用繩子一扎,頭上戴著棉帽,將帽檐放了下來,背著桿土制獵槍,一聲呼哨,一只白頭巨鷹沖天而起,在空中盤旋,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安徽15选5开奖结果 大快乐棋牌游戏官网 gpk钱龙捕鱼捕鱼漏洞 快乐8中奖规则详细 斗牛棋牌单机版 资产配置4321科学吗 下载单机大众麻将游戏 江苏7位数走势 网赚网 陕西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