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章:回李府

    銀河天橋開啟,眾人尚未出發,天外破空出現數道光芒,直接落在彌海檀臺內。

    儒部執令陸治嵩,道部執令云蟾者,丹部執令章太輔,法部執令東方禾,器部執令歐冶弦化為五道光芒,籠罩整個彌海檀臺。

    踏足整個赦天主殿,章太輔一掌轟出,瞬間撲滅全部火勢,一股超然氣場,震撼李啟等人。

    看到李啟沒有事,章太輔眼中露出一絲寬慰,很快又嚴肅起來:“將彌海檀臺內發生一切說來!

    李啟與李渡來到章太輔身邊,九斛君則站在云蟾者背后,張博則走向陸治嵩,各自立場分明。

    耀德姬死了?

    章太輔瞥了一眼云蟾者,卻見他根本沒有反應,仿佛早就猜到這件事一般。

    事實上云蟾者現在也是凌亂,道門內部事情他還沒理清,耀德姬死亡消息,他早已知曉,但瀛洲府這種躲起來關門看戲架勢,讓他有點覺得很無奈。

    瀛洲府提前關府,雨卷樓代替瀛洲府成為冀州道門掌權者,云蟾者作為雨卷樓三巨頭之一,現在身份今非昔比,自然不會輕易表露自己想法。

    起碼他不會繼續擔任道部執令,回返雨卷樓與另外兩人商討雨卷樓后續動向。

    沉默間,天階上出現一輛金色御車,周圍呈現出浩瀚龍鳴波動,數十位來自信都李府的將領,則騎著銀色雙翼天馬陪同而來。

    冀州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陰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展翅而飛,其名天馬。

    天馬一出,代表李家軍隊,瞬間周圍氣氛變得非常詭異。

    御車下地,一身尊貴服飾的李府二公子李尉,以一種超然姿態走出來:“幾位執令,家中主母甚是思念兩位弟弟,希望我接他們回去!

    看到李尉出現,李渡冷哼一聲,不理會眼前這位李家天之驕子。

    至于李啟則好奇打量自家二哥,后者察覺李啟目光,兩人四目相對中,李尉露出友善笑容:“四弟,士別三日,你與過去不同了!

    “二哥過獎!

    李尉的身份很特別,幾位執令對于他的要求沒有異議,但儒部執令陸治嵩則看向洛天凡:“他需要跟我回儒部走一次!

    “不妥,此人是殺害耀德姬兇手,瀛洲府需要一個交代!

    回過神的云蟾者出口阻攔,然而面對道門要求,李尉作為李家現在全權代表,他必然不會任由對方胡來:“洛氏同樣是受害者,切勿刁難!

    洛氏終究依附李家,長兄與父親都不在情況下,李尉代表就是李家,同時也要維護李家體面。

    “這個洛天凡殺了瀛洲府的道子,這事就算過去了?”

    “道子之死,或許并非洛天凡所為!

    李尉說完,滿臉小星星的洛天凡小雞啄食點頭:“是啊...我記憶力沒有這段!

    “放肆!”

    云蟾者話語甫落,天馬上四位將領臉色一冷,四把截然不同的煞氣長劍,化為四方陣,肅殺氣息覆蓋下,與云蟾者對峙起來。

    “李家,還真放肆!

    李尉寸步不讓,眼神直勾勾看著對面道者:“竹林寺管理不嚴,導致六部新生大會大亂,責任本非我們李家,何談放肆?”

    不得不說,李尉說話間有著透著一種不容拒絕口吻,讓云蟾者臉色很難看。

    雙方爭執不下,陸治嵩嘆了一口氣:“二公子,別忘了你流有一半呂成皇室血脈!

    “論事而已!

    洛天凡與整個太柳洛氏,都是依附李家勢力,雖屬于老五李渡一系,但也是李家一部分構成,李尉的堅持,讓幾位執令有點難堪。

    陸治嵩瞥了一眼云蟾者:“那就交由儒部來處理吧,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血昆寶典與他關聯!

    沉默片刻,李尉開口到:“三個時辰后,請將洛公子送還李府!

    三個時辰?!

    還真是強勢到極致,自己這位二哥...完全不給代表皇室利益的竹林寺一方面子。

    洛天凡滿臉可憐走到陸治嵩身邊:“表兄,黃泉路上,記得為我燒點紙錢!

    “好的,我會多燒點!

    “...”

    雙方爭執過程中,李啟神神在在,好似一切都與他無關,此刻他正在意識內,瘋狂在題庫中,練習對聯。

    正巧遇到一道題:我俄人,騎奇馬,張長弓,單戈成戰,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想了半天,李啟放棄,直接看答案:爾人你,偽為人,裘求衣,合手即拿,魑魅魍魎四小鬼,鬼鬼在邊

    沉溺其中的李啟,現在覺得多練對聯,還是挺有趣的...

    雖然他一道都做不出!

    跟隨李尉一路做題的李啟,連怎么離開彌海檀臺,甚至是竹林寺都沒注意。

    信都李府。

    “我苦命的兒!”

    王夫人殺豬般叫聲響起,一下子打斷李啟思緒,體態有點臃腫的王夫人憨憨走過來,一把摟住李啟與李渡兩人:“這次真苦了你們,嗚嗚嗚!

    五公子李渡很難受,他很想掙脫王夫人手臂,可是身邊的李啟沒有任何反應,任由王夫人摟著。

    這種感覺...

    就像老母豬給兩只小豬哺乳一般?

    完全無視這一切的李尉給王夫人行了一禮后,便前往自己所在小院內修養,F在竹林寺內一片混亂,大部分新生老生都放假數日。

    踏出小院時,對面一人迎面而來擦身而過時,李尉臉一冷:“尊卑禮儀呢?”

    “哈,看你對老四老五那么客氣,對我卻不含蓄!

    那人給李尉行了一禮后,懶洋洋前去王夫人那邊,李尉皺著眉,想訓斥幾句,話到嘴邊卻收住,他更好奇老四老五如何應對他。

    大屋內,王夫人抹了抹眼淚:“你們別待竹林寺那破地方了,下次為娘給你們找幾個好的老師!

    李渡勉強掙脫王夫人:“不用了,竹林寺的師資力量,冀州境內第一,你請的人比得上?老四你說呢?”

    接過李渡話,李啟不假思索回到:“可以找點琴棋書畫的老師!

    什么?

    李啟話語一落,現場一片安靜。

    王夫人摸了摸李啟腦袋:“沒燒壞腦子吧?”

    “沒有...想學點這些東西,陶冶一下情操!

    聽聞李啟的話,王夫人一下子哭泣起來:“苦命的兒啊,你不會因為武骨被廢,自認學武無望,所以決定棄武從文?”

    李渡嘖嘖兩下:“那是老黃歷,老四早就武骨恢復,而且晉升內丹!

    “咦,老四變那么厲害了啊!

    王夫人還沒接話,大殿上一個懶散而又囂張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刻,李啟因前身意識作祟,本能對出聲之人,浮現一種自卑情緒...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西甲积分榜射手榜 深圳风采35选7玩法 北京赛车pk10玩法 苏州高新股票 福建龙岩麻将规则 最准双波中特公式规律 e球彩三场全包奖金 1000百家乐体验金 南粤36选7走势图表